Friday, March 9, 2012

首届中国固始根亲文化节开幕式视频

唐人故里闽台祖地





Penang food

Wednesday, March 7, 2012

Holok Hakka (福佬客)

How Hakka in Taiwan become Holok people(Hockienized)



福佬客,俗稱「客底」,是指改用閩南語,被閩南化的客家人後裔,在臺灣人口的統計中,可能會依其本人的意願,列為閩南人。臺灣有許多著名的福佬客人物,如知名的臺灣文學作家賴和醫師、前臺灣總統李登輝等等。福佬客名詞為林衡道教授提出,用以命名當時臺灣彰化縣一群自稱有「客底」,卻使用閩南語的民眾。臺灣清治時期由中國大陸渡海來臺的移民,不少為梅州及潮州、惠州客家人,但由於閩南人優勢人口的關係,許多客家人已經徹底的閩南化,不再使用客家話,而改用閩南語,也完全融合於閩南族群,是為福佬客。

林衡道1962年在《臺灣文獻》發表〈員林附近的「福佬客」村落〉一文,首先提出「福佬客」這個名詞,他透過祖籍、習俗、語言等方面觀察,發現了彰化平原員林一帶的許多居民,應為客家後裔,定義為被福佬人同化的客家人稱之為「福佬客」。廣寧宮是員林地區歷史最悠久的廟宇,祀奉的就是客家人的鄉土神三山國王。許多姓氏家族的堂號都是客家的,與客家淵源極深。員林福佬客的語言已經完成語言轉換了,目前僅殘留少數客語詞彙,(如地名與親屬稱謂)跟留有許多客籍的尾音的員林腔台語。

河洛
河洛指的是黃河與洛水相交的一帶,以洛陽為中心,現屬河南。洛陽是東漢和兩晉的都城,東漢末黃巾作亂,西晉初有八王之亂,按西元 317 年是西晉國都,洛陽被胡人攻陷(史稱五胡亂華),東晉開始建都南京,偏安江南的一年。為避胡禍,當年有數百萬難民自京師洛陽一帶南遷。其中一大部份是向新都南京投奔,但南京地區腹地有限,只好另謀出路。由於洛陽地近黃河、洛水,附近居民大多通水性,既然南京無法立足,只好乘船出長江口,沿海岸南下發展,部份停留在舟山群島,部份到達浙江溫州,部份更南下至金門、廈門、泉州、彰州及廣東潮州。為不忘本,將所講語言,稱為河洛語,難民們也以河洛人自居。河洛語系族群,目前分佈在閩南的泉州、漳州、廣東的潮州、欽州、廉州、海南島、浙江的溫州和台灣.

閩南話
因福建省舊稱閩越之地,中部大河曰閩江,閩江以北概稱閩北,閩江以南概稱閩南,林語堂博士(中國第一位語言學博士)提出閩北話及閩南話之說,其實不盡然,蓋福建西南部之長汀、上杭一帶居民所言係「客家話」,「閩南話」主要分佈於福建省東南部及沿海各,島嶼,大概可分做三種音系。

甲、 漳州音系:漳州、長泰、華安、龍溪、漳浦、雲霄、海澄、南靖、平和、東山、詔安、漳平等地,龍岩因鄰近上杭,故帶有些客家腔調。

乙、 泉州音系:泉州、晉江、南安、惠安、安溪、永春、德化等地。漳泉音系在發音上略有差別,泉音系較為沈重,以安溪尤甚,漳音系則較為清揚,一般人咸認為「漳 州話」容易學,故有「泉女嫁漳人,入門腔調即變,反之漳女為泉婦,至老音調不改」之說,俗諺譏為「泉州人背祖也」,此乃通俗又明顯之例証。兩支音系雖有 「小異」,大體上稱得上「大同」,彼此可以溝通。

丙、 廈門音系:廈門、金門,廈門開闢港埠以來,人口漸增,各地口音會集,因此自成一格,稱之為「不漳不泉」、「亦漳亦泉」。漳泉移民來台以後往來頻繁,互相影 響,更加擴大「不漳不泉」、「亦漳亦泉」之綜合音調,加。上後受荷蘭人、日本人之影響產生一些外來語,發展至今亦即在台灣所言之「台員話」台灣話。

福佬
福佬為廣東人對福建人(福建佬)的俗稱,福佬是福建佬.在闽粤边界,闽客混住的地方,双方互相称呼对方为『讲hoklo』与『讲客的』。原潮州府(即现潮汕地区)有俗语:『大埔无ho,澄海无客』,说明ho与客並存。但从来没有过自称hoklo(河洛)。Hô-ló人,是針對日常使用闽南语者的族群之称呼,是閩南民系的一支。多數的閩南族群會以居住地區或使用語言自稱,而不是血緣上的分類,比如雷州話人口自稱「雷州人」或「講黎人」;潮州話人口自稱潮州人,閩台片泉州話人口自稱泉州人,閩台片漳州話人口自稱漳州人等。廣義的鶴佬話使用人口分布世界各地。講閩南語臺灣話的Holo人,是台灣四大族群之一。

有關Hô-ló的寫法有下列幾個:

河佬(老):依明末清初顧炎武在《天下郡國利病書‧福建》中收錄郭造卿《防閩山寇議》的記載:"漳猺人與虔汀潮循接壤處....常稱城邑人為河老,謂自河南遷來畏之,繇陳元光將卒始也"。

福佬(老):據清代文獻,指出此一詞彙是客家族群對河洛語言族群的稱謂,即「福建佬」(福建人)之意。但是「福佬」於河洛語漢字讀音為「hok-lò」,客語漢字讀音是「Fuk-ló」(洪惟仁1987,132)。施勝霖則認為「佬」字為貶義詞,「怎會有人自稱自己為XX佬乎?如客家人自稱 客家佬乎?客佬人乎?」(施勝霖 1997,369)。

河洛:梁烱輝表示,『hō ló對應漢字「河洛」二字,不但可資說明發源地,在語音變化的學理說明上』也是有力的證據。學者林安吾認為,河洛人的第一次人口大遷移是發生在4世紀西晋末年、五胡乱華時期分批從中原的「河洛地區」經安徽、浙江、江西而南遷至浙江、福建和廣東,遂主要於福建形成了一群說著中原古音的族群(袁家骅,《汉语方言概要》)。對於「河洛」的説法,林再復認爲閩南人口結構始自於河洛(林再復著《閩南人》)。另外,陳修著《台灣話大詞典》、許成章著《台灣漢語辭典》等語言書籍中都以「河洛」二字對應「Hō-ló」。而梁烱輝(2002)從《廈門音新字典》的白話音變調現象,認爲不能排除lóh為「洛」字的音變。有很長的一段時間,「河洛」這個語彙也受到當時由國民黨執政的官方使用。文史研究者畢長樸在比較華東各地方言後,則指出『河洛』一詞是由甌越而來

鶴佬:洪惟仁不認爲「Hō-ló」等同於「河洛」(hô-lo̍k),因為由語音學上判斷,「洛」字屬於入聲字(lo̍k),而「ló」則是上聲字。認爲由方言比較中認定,「hō-ló」音當為「ho̍h-ló」,是對應古代百越之貉、及蠻族之獠,但漢字不雅,洪惟仁照廣東人習用之「鶴佬」表示。
(source: wikipedia)

臺灣閩南人, 現在因本土化而自稱河洛人、鶴佬人或福佬人

福佬人主要是從明鄭王朝至清領時期,由中國福建省南部的閩南地帶移民而來,由於清領初期渡臺禁令發布,禁止民人攜眷來臺,故來臺的男子多半在臺灣娶妻成家,故今日的福佬人多半混有平埔族原住民血統。又根據原居地,有漳州人、泉州人之分。目前為臺灣人口數最多的族群,占人口總數的70%以上,其中包含被「福佬化」的客家人與平埔族。福佬人也時常自稱為「臺灣人」或「本省人」;但嚴格的定義來說,臺灣人是自我認同為臺灣人者,而本省人則包括客家人及臺灣原住民。

福佬人語言以福佬語(語言學上稱為臺灣話,在中國稱為閩南語閩臺片)為主,可依據漳、泉音融合程度的多寡,粗略分為南部腔(高雄、臺南、嘉義、屏東部分地區)、北部腔(臺北、基隆、桃園部分地區)、宜蘭腔(宜蘭)、海口腔(沿海地區,如鹿港、臺西)、內埔腔(內陸地區)等,各腔差異性不大,在聲調上相當一致,溝通無礙。全台灣大概有73%的人会使用臺灣話

客屬人福佬­化

客籍文學作家賴和,在年輕時曾留下「我本客屬人,鄉言更自忘」的詩句,不但是賴和本人的遺憾,也是台灣福佬客最真實的情境,根據林衡道教授所做的定義,福佬客就是「被福佬­化的客家人」,早年的客家人因為生活需要,甚至械鬥的記憶,被迫隱藏自己客籍的身分,而逐漸福佬化,不過隨著時代的演變,社會開放加上客家意識的崛起,也讓這群失落的客家­人,有機會再度拾回屬於自己的文化。